[淼] 愛一個純粹。

我問著自己,愛了之後有什麼差別。

原來自己這麼脆弱,以為一切都好好的,在你的面前,怎麼突然潰堤?我問著自己,在過去一個人的日子裡,這樣的脆弱是怎麼熬過的?或許,沒什麼不一樣,一樣大哭一場吧!還有什麼?質問自己,想逼出一個自己滿意的答案。

五點半的鬧鐘響起,驚醒,不是因為快要遲到,而是深怕吵醒遠在兩百多公里外,隔著視訊熟睡的愛人。那一刻,我才明白自己有多麼奢侈。前一晚,哭掉我房裡所有的衛生紙,就像受了一整個世紀的委屈,你,在淚眼迷濛隱約後,皺著眉頭,安靜地陪著。我儘管著哭,像個孩子。我不想再想個孩子,我一直告訴自己。即使在外頭,我總是假裝的很不錯,總是能豁達地笑看所有的不順遂,在旁人眼裡,我好像都充滿著笑容和美好,是一個榜樣般的存在,朝著自己的目標實踐著;在自己的好奇中鑽研著,有著亮麗的學歷和一絲不苟的辦事態度。好像我說的、我做的都必須是正確答案。即使我再怎麼假裝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和期待,卻怎麼也逃不開這些必然的存在。

房門關上的剎那,看著你的時候,我卸下身上所有的武裝,是呀,我真的累了,是你反射給我的真實。或許是因為,你好像不曾在乎我擁有多少閃亮的勳章或學歷,而是真正在乎我,黃郁嵐本身這個人的存在,對你來說,我就是隻書蟲吧。對我來說,就夠了。

拖到六點,起床。氣溫沒有預期中的低,你依然熟睡著,很想替你把被子蓋好,卻無能為力。我凝視著,謝謝你整夜開著燈開著視訊,一夜的陪伴,即使我已經睡去。不知道這是你我第幾次這麼做了。於是,我收拾好書包、筆電和情緒;帶著錢包、鑰匙和光鮮亮麗,即將展開全新的一天,台北依然陰冷,才突然發現,眼鏡上的淚痕還尚未拭去。但我只要知道,南國的陽光依然美麗,你依然還在,那就夠了。

@早晨無人的31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