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家] 不接受。

『反正我就是很傳統,我就是不接受。你以後不要在臉書上面po那些有的沒有的了。親戚都在問了,我不知道要怎麼回答。』老爸的聲音有些沙啞。

用一個很懶散的姿態,起床。罩著帽子,漫步到巷口,和幾個國中生擦肩而過。沒有手錶,但預估也差不多七點多了,從他們的腳步急促中得知,得要擠公車了。我依然慢慢地踩著自己的頻率,點了個三明治和紅茶拿鐵,緩緩地嚼著。(是一家我很愛的早餐店。) 雖然是一早,思緒有些破碎,還停留在昨晚很有力道的語句間,無法瀟灑地離去。

出櫃。最後一關,是家人。我想在很多個場合中,大聲地說:『我很驕傲我是一個同志。』從成天哭泣至今,能自然地談論,能引以為傲,這些轉變,歷經多少眼淚,其實沒什麼人真正了解。而我僅是漂浮在自己情緒中的怪物,岸上的人們看著我載浮載沉,有些人冷眼著,有些人奮力地替我加油,有些人伸長手臂想抓住我,有些人僅覺得可笑。我試圖在這之中,找到一個認同的眼神,來自於家人,一個就好。

被生下來,我就是這樣的我,先不管社會充滿多少支持或歧視,你的家人卻無法接受你,甚至認為被親戚問起是一種恥辱,然而,他們卻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我總是在這裡卡關,生命一瞬間就找不到答案,很多同志都一樣,我不是那個唯一。不一樣的是,我有一群朋友替我撐著,一次又一次地撐過每次的情緒巨浪衝擊。卻在每個夜深人靜中,又好比被宙斯處罰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的普羅米修斯,老鷹吃得毫不客氣。需要做出一個抉擇,要忍著一次又一次的胸口被掏空的痛?還是只要一步,面前的懸崖?

『你爸爸已經很棒了。』I 總是這樣對我說。確實,我了解這又是一個無解的循環,沒人應該在這件事中受傷或難過或憤怒,因為我們都彼此在乎,彼此愛著,只是這社會的眼光,壓得讓人無法透氣。在過去我心底,我一直有一句話這樣告訴自己:『要是在我父母過世之前,我沒有和他表明我是同志的話,我應該會愧疚一輩子。』是呀,是說開了,我很感謝這個契機。現在需要的是時間,我們都彼此在等待,雖然是疼痛的。

『我很愛你們,就因為太愛了,我真心希望來世不要再做家人,我對不起你們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傷害你們太多太多了,多到我不知道該怎麼償還。』這段話,我忘了是在第幾次疼痛時,寫在筆記本上的,上面佈滿淚痕,只是一行淺淺的鉛筆字跡,在我看來卻是血跡斑斑。

Champ,等待等等煮湯圓去研究室的永和家裡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